非洲市场

南非医疗市场私有化

发布时间:2017-07-13 发布人: admin

      ​世界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在哪里完成?如果让你猜,多半会说美国或者英国。实际上,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由克里斯蒂安?巴纳德医生于1967年在南非开普敦顺利执刀进行。这个事实代表了南非医疗体系存在的两面性:一方面,这个体系拥有受英美医科教育的优异医生;另一方面,这个体系和英美医疗体系相比,更缺乏监管,整个体系野蛮生长。
 


 

      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南非医疗市场发展成了一个高度两极分化的市场。一头是服务80%人口的政府公共医疗,拥挤不堪、缺医少药,另一头是服务20%最高收入人口的私人医院,病房不光有鲜花,还有能播放180个频道的电视机。60%的医生为私人医院服务,水平达到欧美平均水平以上,而另40%则挣扎在公立医院,拿着微薄的工资服务患有艾滋病、疟疾等的低收入人群。这40%大多是从医不足10年的年轻医生,一旦有了更多经验,他们就会争先恐后地去私人医院就职。

 

      在这服务收入最高的20%的市场中,3家运营利润率,资本回报率均高达20%以上的上市公司,MediClinic,Netcare和Life Healthcare,应运而生。

 

      医院是人生老病死的必经之路,但在很多国家从来就不是个盈利的生意。在欧洲,大多医疗由政府出资,公共医院免费提供,在美国,虽然有30%左右的医疗由私人医院提供,但是由于医疗保险公司承担对医院支付的主体责任,医院的利润率往往被压到很低——医疗保险公司集成了政府对医疗成本控制的意愿、病人集体的议价能力、和管理医疗成本的专业知识。对世界上大多私有医疗市场的观察表明,往往只有以现金支付诊费的病人为主要客户的私有医院盈利能力较强,然而,这三家南非医院却反其道而行之,90%的收入来自于医疗保险,但是他们的盈利能力却稳健而丰厚。

 

      究其原因,这来自于这三家公司的寡头结构,这三家医院控制了80%的南非私人医疗市场,旗下有近百家医院,于是他们对保险公司能实现共同进退,维持定价的战略优势。

 

      这种私人医疗市场的多寡头结构在新兴市场十分常见,在中东,印度,土耳其市场都有类似的现象,由于集团结构使得这些医院更容易聘请医生,留住医生,更容易获得政府土地批文和低廉的银行贷款,于是扩张成了这样的医院集团自然的使命。而且扩到一定程度,医院的公益属性变得不再那么明晰,盈利能力却因而崛起。于是在这些市场,马路这边缺医少药,马路对面,五星酒店般的医院拔地而起。

 

      南非如今处在一轮关于是否要实施国家为主题的全民医疗保险的大讨论中/如果一旦实行,国家作为最强的议价主体,毫无疑问将严重压低私有医院的议价能力,然而,经年的政府预算超支和摇摇欲坠的大宗商品价格使得南非对于全民医保根本有心无力。可以预见,目前南非私人医院的议价优势仍将继续。

 


 


关注艾亿迪商务
新鲜医疗咨询一手掌握